在约束与机会中权衡

61GfmFxLh1L在我看来,经济学应该是当代人人都应该掌握的基础知识,现推荐一本《斯坦福极简经济学:如何果断地权衡利益得失》,比之前那本《经济学的思维方式》更容易入门。

经济学的三个基本问题是:

1. 社会应该生产什么?
2. 应该如何生产?
3. 谁来消费所生产的东西?

比较有启发性的内容包括:

做自己最适合的事,就有更好的生产力:在经济学教科书里,我们称之为比较优势。前段时间和几个创业的朋友聚会,发现创业起步者,尤其是靠项目盈利者,有一个最大的误区就在于复制客户或上游链条企业的模式,不少行业级的大企业也正在步入同样的误区:比如设备商做运营商的事,运营商做电商的事,电商做社交的事——这本质上都变成了服务商涉足自己客户的领域,同时又要求客户买单。

这也可以理解为,中国社会依然没有很好地理解分工合作,依然没有从农业经济模式到商业经济模式发展上进行思维的转变。

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有所取舍:公平只是一个相对的词汇,企业会说,如果有更高的产品价格,他们有办法扩大生产,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;而消费者会说,他们的收入已经无法负担当下的产品价格了。管制,包括价格管制和最低工资限制,都会掩盖成本,但以最低工资为例,如果在此标准下,企业会不愿意雇佣一批技能非常低下的工人,造成了这批人的失业,但却有90%的工人因最低工资标准而在收入上受益,那政策倾向后者就是一个相对公平的取舍。

人一生积累财富的关键是什么?发现周围许多上了30岁的朋友依然处于“储蓄—消费”偏好的阶段,非常缺乏投资的眼光。记得刚毕业时身边的“高帅富”同学已经在投资土地(而非房市)了,现在更发现越早有投资经验,就越容易真正扩大财富。

在财富积累这个层面,关键是懂得利用复利——如果储蓄是为了大额消费,无疑是损失了更高的利益收入。在投资上,无论是个人投资、企业投资,投资人的风险承担能力是最关键的因素;另外一点是自己能用多少时间来投资。

主张绝对的零污染是不可能的:几十年来,高速发展中的国家如中国,环境问题非常敏感。在经济学中我们称之为“外部性”(Externality),指在直接的买家与卖家之外,有第三方直接受到这笔交易的影响。

外部性可能是正面或负面的。例如:你的邻居正在举办宴会,找来一个很吵的乐团,邻居快乐地享受音乐,乐团也开心地表演。至于你,身为局外人,可能会有两种反应:如果你喜欢这种音乐,那很棒,你可以享受一场免费的音乐会;如果不喜欢,那就不妙了,你只好忍受(或是报警)。无论是哪种情况,你的邻居和乐团之间的交易,都没有考虑到你。

染污是负外部性(Negative externality)最重要的例子。在不受约束的市场交易中,厂商只注意生产商品的私人成本,至于社会成本,是不用支付的生产成本,因此厂商不会将其纳入考虑范围。如果倒垃圾不必花一毛钱,厂商可能会制造很多垃圾;但如果必须付钱处理垃圾,那厂商自然会想办法减少垃圾。

不过问题来了,这个社会成本也好,额外增加的处理成本也好,最终都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。当我们享受着便宜的工业制品时,却没有考虑到,它的便宜是建立在某些方面未支付成本上面而已——比如说靠破坏不发达地区地理环境为代价的便宜的水电,比如说靠制造空气与水高污染的廉价合成化工用品塑料,等等。

什么样的收入不均程度算合理?这依然是一个可能被“公平”掩盖的问题,许多人关注公平,但人的背景、智力、知识与努力程度,本身就不是不公平的;大多数情况下,收入是被个人的产出结果衡量的。所以更好的问题是:目前的收入不均的程度是否合理?

另一个非常容易被“公平”掩盖的问题是流动性。收入分配只是一个静态分析,它告诉你在某个时间点,人们处于某个收入水平,但并未告诉你他们的发展趋势:向上、向下或是稳定发展。对收入分配的持续动态追踪,被目前大部分政府忽略了,但我们可以通过一些事例,观察到中国大部分上代务农的低收入人群的子女,都在向城市准中产阶层转变。比如说,有篇文章叫做《我奋斗了18年,终于和你一起坐在星巴克喝咖啡》,现在又有新一篇文章叫做《我奋斗了18年,不是为了和你一起坐在星巴克喝咖啡》……

穷国可能追赶上富国吗?这是一个开放式问题,但可以肯定的是,穷国的高速增长离不开低成本获得富国现有的技术与发明。关键点在于富国是否能继续保持在技术和效率上的领先,穷国是否能降低技术升级对富国的依赖。

政府的钱怎么花?对政府的财政政策来说,具有自发性或权衡性两种。

权衡性财政政策的第三个困难,在于政治的本质。自从经济大萧条和凯恩斯的著作问世以来,很多经济政策制定者都要求政府制定反经济周期的财政政策,亦即在经济差时花钱,在经济好时节俭。但政治上很难这么做,为什么?想象经济飞快增长的情况,税金像洪水般涌入,经济学家说:“不要花掉这些钱!要累积非常大的盈余,削减支出并提高税收。”这是一个很好的反经济周期政策,但它在政治上不容易获得认同。当经济萎缩且资金吃紧时,经济学家说:“这是大肆挥霍的良机,我们知道收不到税金了,管它呢,花吧!”但很多公民和政治人物会说,如果人们都在不景气时勒紧裤带过日子,那么政府也应该这么做。在经济好时节制政府支出,经济差时扩大支出,这种敏锐的洞察力不是一般政治人物能有的智慧。

其实权衡性措施在过去的农业经济中不难看到:丰收年,地主或政府管理者会存储大量粮食在粮仓,在欠收的年份,使用粮仓中的粮食向受到损失的地区发放救助。而货币的需求供给弹性却远远高于粮食,这也是权衡性政策难以操作的原因。

未来全球经济面临的危险:能源短缺和环境危机。在上面提到,工业化生产其实是以能源高消耗和忽略环境成本为代价的,一旦能源和环境的阈值达到,当前经济的长期增长就会面临危机。

现在越发认识到,人类社会最主要的矛盾就在于内部的竞争。当一部分人的技术发展起来时,他们需要竞争获取其它人的市场来使自己获得更大的利益;当市场竞争结束后,原本落后地区的人在成本上和原产地竞争;大量生产技术的转移,又会引发新一轮的技术发展竞争。人类的智力、知识、工具甚至语言的多样性,都远远超越了造物主在自然创造的复杂度,自然的简单性与漫长的修复周期,又反过来制约着人类的欲望与想象力。

经济学告诉你的,就是在约束与机会中果断地权衡自我的利益得失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