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统业务如何互联网+

本周,我想兑换一张国航机票。
通过国航APP搜索,订票时它说我名字不是中文,这个错误是之前国航会员和凤凰知音会员帐户合并时产生的,它错误地把我的护照

悉尼的建筑与艺术

此前只听说悉尼是一个金融都市,比较杂乱,文化氛围不如墨尔本。刚来第一天去参观了悉尼博物馆(Museum of Sydney),设计新颖,但比较小,藏品不多,大部分只是通过照片和文字来描述:毕竟在中国习

中国式阵痛(二)

前面说到了“转型”,我认为,“转型”根本就是一个邯郸学步的事儿!

我们有很多抄法,最利索的一种,就是山寨。与国内的满口恶搞不同,IDEO却正儿八经出了一篇山寨的文字,它的总结是:

中国式阵痛(一)

今天谈到的那个案例,之所以歪楼,因为视角不同。后来我也觉得表达唐突,故删除了原帖。这家公司是典型的,我将其命名为中国式企业阵痛。
研发部门成立设计部门,原本是一个从产品角度上看,

意识形态是愚昧者的特权

再回头看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,最深刻的错误在于:剩余价值或“剥削”并不是资本主义所带来的,它贯穿所有时代。举个例子,在狩猎时期,一队10人的猎人猎得一头野猪,其中1人杀死了这头野猪,另外3人将其

微博的力量来源

注:本文的角度,是基于微博表现的内容而作。

只要你曾经多个心眼,你会注意到,无论是Twitter还是微博,它从来都不是首

超越社交媒体:关系的细分

我把我大部分的同事关系都搬到了新浪微博,最后我发现说话最多的是那些平时几乎没说过话的同事(不同组的,坐的远的,等等),也不奇怪,关系熟的同事,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,偏个头就可以交流了,或者通过即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