锡箔时代(六)村里的笑话

从前有个村,村里住着很多村民,村子外面有恶霸,老是欺负村里人。有次大闹腾后恶霸说,把你们村那俩女的给我,加点钱,这事就了了;村里人一看那俩女的土里土气家徒四壁,就送了。话说那俩女的,在恶霸家里受

锡箔时代(五)卖菜老人

第一次看见她,是从菜市场门口买了满满的菜出来。晚七点后,菜市场外就聚集着周围乡下的菜农们,像仪仗队般排列在大门两旁。我们这里或是因为偏远,城管也是很纯朴的。据同事说上次他亲耳听见城管下车对大伙说

锡箔时代(二)刻痕

我们就这样乘坐着人生之舟 航行在时光的河流 那些散落的碎片 在我们的扶手刻下古老的痕迹 于是我们中有的人 顺着那个印记跳下 但一切皆已远去 前些天看到一篇质疑丰田模式,觉得十分悲哀。 中国果然是一

锡箔时代(一)散落的碎片

构思这个题目已经很久了,却一直无从下笔。在上午纷乱的客户会议中开小差写下了引子,结果中途被迫加入“论战”,赶紧勿勿关闭了窗口。中午和几位高人一起吃饭,又被“小洗脑”一把,驱散了午觉,于是重新开始上午的

风信子 III

 “我觉得我挺对不起肖博士的,”上电梯的时候,她突然说道。 “什么?不要告诉我你跟他还有一段情。” “那时候,他确实对我挺有感觉的。” “然后?” “然后他没有办法联系我了。” “从现在起,

风信子 II

我在人行道上来回的踱着,只听见耳边呼啸而去的汽车声,眼神却不知应落向何处。 她应该从哪个方向过来呢? 右手边远远地走来一位长发美女,应该是她吧!我一跛一跛地迎上去,努力控制着腹腔内翻起的热忱。她的

金色银杏树(一)

“故乡的秋天,金色的银杏树,碧空万里,我想沙罗园也不过如此……那是我回首往事时,最美的一幕……”

这是我童年的回忆,在我还有如潮的思绪时,我决定动手写下那些美丽的过去,那是天边的一卷

伊甸园之梦

圣诞夜我做梦了,梦见了我的伊甸园。

那是一个围墙绕着的园子,高大的树上结着果子。没有屋顶的房子,同学们一个接一个地赶来了,坐在老师和我的周围。我拿着新手机,专注地拍着我关心的画面。<

风信子 I

校友录上新批准进来一个同学,熟悉的拼音字母拼出了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,岚,于是我马上留言问是不是她。 两天过去了,还是没有回音。登录才知道,她给我发了一个小纸条:“是我。”原来她也在这个城市。那天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