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sion Impossible?解决问题之道(四)

以前我在做编码的时候,意识到交互设计上会引起很多编码的问题,于是我投入了大量时间去研究交互和使用者心理、工作习惯,发现一个好的模式就是大量参阅那些广受欢迎的产品设计;后来我做设计的时候,意识到需

Mission Impossible?解决问题之道(二)

我小时候,在厨房里“监视”我爸炒菜,以挑各种错误为乐。炒着炒着快糊了,我就大叫“快糊了快糊了!”跑去拿挂在墙上的水瓢,还没跑拢,我爸随手操起锅边的饭勺,一道弧线掠过水桶绕回锅里,半勺水浇下,不会

决定、习惯和改变之道

大到数百亿的投资,小到消费购物,我们的思维中,作出决定或作出评价的那个部分,是怎样工作的?你如何确保决策的目标与事实毫无偏离?胜算是多少?

下面是引用微博上的片言:

<